<tr id="ueaey"></tr>
<acronym id="ueaey"></acronym>
<acronym id="ueaey"><optgroup id="ueaey"></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ueaey"></acronym>
<acronym id="ueaey"></acronym><rt id="ueaey"><center id="ueaey"></center></rt>
<acronym id="ueaey"></acronym>
郵箱登陸 | 繁體版 | 無障礙瀏覽
首頁 走進宜都 政務公開 政務服務 公眾參與 便民服務 陽光信訪
 
首頁
> 新聞中心 > 今日宜都
走進“將軍故里”松木坪
字號:[ ] 發布日期: 2019-08-30 瀏覽次數: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視力保護色:

  江家灣村將軍廣場。三峽日報全媒記者 李陽 攝

  1937年3月,賀炳炎(前左二)與賀龍(前右一)、關向應(前左三)、王震(前左四)、廖漢生(后左三)等在陜西同官縣陳爐鎮合影。

  1951年11月1日,賀炳炎(左二)、姜平夫婦攜子賀陵生(左三)與老部下、宜昌專署專員劉真(右一)及夫人敏克在宜昌合影。 劉真提供

  江家灣村全景。 松木坪鎮資料圖

  云上宜都訊(通訊員 劉晶晶 李陽 )稻田里綠浪漪漣,微風里稻香陣陣。8月6日上午,記者來到原成都軍區司令員賀炳炎上將的故鄉——松木坪鎮,追尋將軍成長的足跡,聆聽村民們講述“獨臂將軍”的軼聞趣事,感受流傳至今的紅色精神。

  兒時愛打抱不平 16歲毅然投軍

  76歲的楊從杰住址距離賀炳炎的祖屋不足百米,老人家每隔幾天都要到那塊寫著“賀炳炎將軍出生地”的紀念碑前打掃、除草:“我父親楊鳳章是賀炳炎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我聽過不少他們的事。”

  調皮又愛打抱不平,這是楊從杰從父親那里了解到的賀炳炎。

  12歲那年,賀炳炎被父親送到松木坪當放牛娃。當時松木坪的東岳廟里住著一個地痞楊和亭,是當地一霸,周圍的放牛娃也經常受他欺負。

  有一次,賀炳炎和幾個放牛娃在東岳廟后山放牛,幾個小伙伴玩得高興,不知誰家的牛跑下山吃了廟里的苞谷苗。楊和亭提著木棍罵罵咧咧地跑上山,不問青紅皂白,照著賀炳炎的頭上就是一棍。賀炳炎又疼又火,可一想不是楊和亭的對手,只能咬牙忍著,心里卻盤算著如何找機會好好整一下這個惡棍。

  賀炳炎圍著東岳廟轉了好幾圈,心里有了主意。一個大雨的晚上,賀炳炎披著蓑衣,戴著斗笠,摸黑在東岳廟后山坡上挖了一條小溝,把坡上的雨水引進了廟旁的露天糞池。糞池口面比廟內地勢高,糞水滿了,便順著茅廁漫進了廟堂。第二天早上,楊和亭醒后大吃一驚:廟里全是糞水,臭氣熏天,鞋子不知漂至何處,他赤腳下床準備去查看究竟,一失腳又滑進灌滿糞水的地窖,嗆了好幾口糞水,狼狽至極。放牛娃們聽說了之后,都哈哈大笑,拍手叫好。

  1929年春天,賀龍率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到松滋、宜都邊境游擊,此時的賀炳炎正在劉家場鐵匠鋪學習打鐵。從過往的客商、騾客口中聽到了賀龍率領紅軍殺貪官、打土豪、劫富濟貧的傳奇故事,從軍的想法開始在賀炳炎的心里生根發芽。

  同年4月,紅軍在劉家場召開了一場群眾大會,賀龍用洪亮的聲音向大家發出邀請:“鄉親們,發財的是我們的對頭,穿泥巴褲子的是我們的朋友,沒有飯吃的跟我們走!”

  賀龍的話像磁鐵一樣緊緊地吸引了賀炳炎的心,他輾轉反側,一夜無眠。第二天凌晨,16歲的賀炳炎瞞著所有人,偷偷地離開了鐵匠鋪,跟上了賀龍的部隊,從此踏上了為人民解放事業浴血奮戰的戎馬征程。

  長征路上負傷斷臂 “獨臂將軍”成一世英名

  84歲的劉興秀只見過舅舅賀炳炎一次,但老人家至今記得賀炳炎給她講過的斷臂一事:“身上好多傷呢,斷臂那次最嚴重!”

  據史料記載,1936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從桑植出發,開始長征。賀炳炎任紅五師師長。12月22日,當紅軍進到湘西南綏寧縣瓦屋塘時,遭到敵人兩個師的攔擊。賀炳炎奉命率五師擔任側翼掩護。他指揮部隊頂住敵軍多次進攻。由于敵眾我寡,敵軍漸漸逼近五師最后一道防御陣地。危急時刻,賀炳炎不顧同志們的勸阻,抱著一支沖鋒槍沖上火線,向敵軍猛烈掃射,第6次英勇負傷。這一次他的右臂被打得血肉模糊,骨頭全碎了,只留下一點皮連著肩膀,必須截肢。

  被抬上手術臺的賀炳炎聽說要斷臂,從昏迷中醒來,厲聲說:“誰要鋸掉我的膀子,我就同他拼命!”這個勇猛善戰的虎將,決定用命去守護自己殺敵的手臂。

  為了確保生命安全,賀炳炎最終在麻醉中接受了斷臂手術。麻藥醒來之后的賀炳炎悲憤至極,連呼警衛員拿槍來,要與割臂之人拼命。后來,直到從賀龍口中得知“不把你的膀子拿掉,救不了你的命”的真相,賀炳炎才平息了怒火,最終接受了斷臂的事實。

  沒有止痛藥,手術后只能用嗎啡給賀炳炎止痛??少R龍擔心他嗎啡吃多了對大腦有損傷。賀炳炎便選擇了硬抗,疼痛時就把毛巾塞在嘴里,直至把毛巾咬爛了,再也沒有吃過嗎啡。

  手術后,賀炳炎僅僅在擔架上躺了6天,就又上戰場指揮作戰。

  1945年4月,賀炳炎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召開的第七次代表大會。休息時,毛澤東主席朝他走來,賀炳炎激動地站了起來,舉著左手,向毛主席敬了個莊嚴的軍禮。毛主席連忙握住他的左手,親切地說:“賀炳炎同志,你是獨臂將軍嘛!不用這樣敬禮。從今往后免掉你這份禮吧!”

  從此“獨臂將軍”成了賀炳炎的光榮稱號,是他一生的最高榮譽,以堅強為代表的將軍精神也成了宜都人的驕傲。

  榮歸故里和群眾打成一片 嚴明紀律獲百姓稱贊

  新中國成立后,隨著賀炳炎地位的升高,生活條件變好了,但他聯系群眾、艱苦樸素的軍人作風卻始終沒有變。

  賀炳炎的妻子回憶,賀炳炎任成都軍區司令員時,組織上為了照顧他的身體,撥了一筆??罱o他蓋宿舍,可他卻用來蓋了軍官宿舍,自己仍舊住在一所簡陋的舊房子里。組織上只得退一步,給他的住房安裝暖氣,可他又把暖氣片送給了醫院。直到逝世前一周,賀炳炎才因房子漏雨,臨時搬到招待所去。

  平日,賀炳炎的生活也非常節儉。衣領破了,就把右邊的袖子拆下來補。醫生勸他多吃水果,他卻說:“一斤水果能買好幾斤大米。過去連飯都吃不飽,現在比過去強多了,還吃什么水果!”

  上世紀50年代初,賀炳炎曾回到松木坪鎮的姐姐家住過一晚。那也是外甥女劉興秀唯一一次見到這個當將軍的舅舅。

  據老人家回憶,賀炳炎在家的那兩天,見了不少村里的老人:“他告訴衛兵,只要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來見他,不用通報,直接就可以進去,一點將軍的架子都沒有呢!”

  白天和鄉親們話家常,入夜之后賀炳炎仍習慣性地拿著槍在房前屋后轉悠。“威武得很!”這是賀炳炎留在劉興秀腦海里最深的記憶。

  除了威武,劉興秀還記得賀炳炎對戰士們的嚴格要求。賀炳炎回鄉時,地方政府安排了十幾位戰士擔任警衛,家里人心疼警衛戰士晚上在門口站崗值守太辛苦,便拿出凳子給警衛戰士坐。賀炳炎看到后,直接把凳子踢倒在地:“戰爭年代,我們打仗的時候好多天不睡,現在不用打仗只是站著,怎么就受不了了!拿出一點軍人的作風,不要讓鄉親們笑話我們當兵的人!”對于警衛戰士的生活,將軍卻非常關心,囑咐老家的親屬多弄些飯菜,讓戰士們吃飽吃好。賀炳炎將軍鐵的紀律和對士兵的關心也深深地刻在了宜都人民的心里。


掃描二維碼收藏本頁面鏈接
分享到: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網站幫助
版權所有:宜都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Copyright Yidu China Reserved.
宜都市民E家安卓版
宜都市民E家IOS版
ICP備案號:鄂ICP備08004134號-1

鄂公網安備 42058102000021號


網站標識號:4205810011
安庆市| 黄骅市| 宜昌市| 清河县| 新乡县| 驻马店市| 遂溪县| 乐都县| 屯门区| 石泉县| 宜兰县| 甘孜| 黄龙县| 宜川县| 团风县| 定襄县| 贡觉县| 如东县| 石屏县| 密山市| 延长县| 象山县| 台江县| 浮山县| 新乡市| 东源县| 三穗县| 禄劝| 长宁区| 七台河市| 邹平县| 绵阳市| 墨脱县| 图木舒克市| 忻州市| 察哈| 加查县| 武功县| 枝江市| 肥西县| 平湖市| 军事| 扶风县| 万载县| 苏尼特左旗| 新竹市| 贵港市| 静安区| 小金县| 霍林郭勒市| 青神县| 万全县| 龙泉市| 宜都市| 贵德县| 景谷| 河西区| 太白县| 潮州市| 永安市|